田头课堂书写为民答卷——中国农业大学扎根河北曲周县46年科教兴农纪实

时间:2019-06-03 08:47 作者:

  本报记者 钟欣 杨梦帆

  蔚蓝天空下涌动着金色的麦浪,微风中弥漫着丰收的味道。明媚的阳光下,几名身穿红色“科技小院”制服的中国农业大学研究生正挥汗在麦田中取土样,青春的面庞为河北省曲周县这一望无垠的麦田又添了一抹亮色。

  “每到即将收获时,学生们都会到田里取土化验,分析土壤与环境的变化情况。”5月29日,在曲周县曲周镇的麦田旁,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曲周实验站站长江荣风对记者说。

        为提升苹果品质,曲周县槐桥乡相公庄于2010年成立科技小院,中国农大师生为村里果园引进测土配方施肥、蜜蜂授粉等10项管理技术,技术示范面积达1500余亩。图为5月29日中午,相公庄科技小院的硕士研究生张俊娜(左一)和贺敬芝正在烈日下监测果园的温度和湿度。本报记者 戴军 摄

  面对眼前这林茂粮丰的美景,谁能想象46年前的曲周大地是另外一番景象:那时盐碱肆虐导致这里土地贫瘠,粮食产量低,农民生活困苦。如今,曾经的“盐碱窝”变身“米粮川”。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离不开中国农业大学一代代师生扎根曲周的无私奉献。

  1973年至今,一代代农大师生铭记“解民生之多艰,育天下之英才”的校训,与曲周人民并肩奋斗,帮助曲周从改土治碱到农业综合开发、高产高效创建、农业绿色发展。46年来,他们高扬“责任奉献科学为民”的“曲周精神”,依托全国首创的科技小院模式,在这片燕赵大地上奉献青春,完成历练,以实际行动书写了新时代师生“爱国奋斗、科学报国”的壮丽诗篇,诠释了当代知识分子“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的精神追求。

        安寨镇前衙村的科技小院致力于向农户推广水肥一体化技术。图为5月29日,中国农大硕士研究生李兴(右四)和李惠丽(右二)正在水肥一体化模型前,为小院周边的村民详细讲解在种植管理中如何节水节肥。本报记者 戴军 摄

  从改土治碱到科技会战

  曲周历史上长期饱受土地盐碱之苦。“46年前,这里几乎寸草不生,农业生产非常凋敝,农民以淋小盐、熬卤水为业,生活艰难。”在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实验站的县校合作成果展室,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曲周实验站副站长张宏彦感慨道。

  那时,当地老百姓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春天白茫茫,夏天水汪汪,只听耧耙响,不见粮归仓。”新中国建立之初,虽然对此几经治理,但由于缺乏科学指导,效果并不明显。

  1973年,周恩来总理抱病作出重要指示:一定要治理好北方盐碱地!

  老一代农大人石元春、辛德惠等5人研究小组响应总理的号召来到了曲周最苦最穷的“老碱窝”张庄大队安营扎寨,他们建立实验站,住在漏风、漏雨、漏土的房子里,吃着高粱面窝窝头,喝着咸水。环境的艰辛更激发了治碱决心,他们立誓:不治好盐碱就不回家!

  “专家来之前,农民也在治理盐碱,但是没有知识;专家来了,虽然有知识,但是不知道工作如何开展。当两部分人会合在一起后,便很快找到了盐碱的成因。”张宏彦说,“盐随水来,盐随水走”这句大白话,是科学家总结出治理盐碱方案的重要理论基础。根据这一规律,科学家们提出了“以浅井深沟为主体,农林水并举”的综合治理方案。

  改土治碱造福曲周的伟大实践就这样开始了。科学家和农民并肩作战,挥洒出一幅改天换地、征服自然的恢宏画卷。“这幅画卷让我们始终铭记。农大人初心不改,战天斗地,治理盐碱滩,改造大自然,使得全县的粮食亩产逐年增长、森林覆盖率逐年上升、农民收入逐年提高,昔日的盐碱滩变成如今的‘米粮川’。”现任曲周县委书记李凡深有感触。

  经过不懈努力,原来不能长庄稼的“飞机场”变成了良田。张庄的粮食亩产由1972年的79公斤增加到1978年的500公斤,农民结束了吃救济粮的历史,兴高采烈地向国家交售余粮。

  “看到张庄村盐碱治理成绩,效果还真是不赖。”第四疃镇王庄村80多岁的老书记王怀义回忆,原来村里土地面积3000多亩,但能耕种的仅有一半,剩下的1500亩地几乎寸草不生。1978年,王庄也迈出了治理的脚步。“治理过后的‘飞机场’全都变成了良田。1980年我们不再吃国家救济的粮食了,还给国家交了16万公斤粮。”王怀义告诉记者。

  到1987年,曲周盐碱地面积减少近7成,28万亩盐碱地全面得到综合治理。现任曲周县县长尹丽龙特别感激老一代农大人的努力:“我是从这片土地上走出来的,是农大改碱治碱的受益者,如果没有农大来这里治碱,就很难有生活的改善,也就没有我上学、工作以及走上今天岗位的条件。”

  在当年的黄淮海平原,像曲周这样灾害严重、低产缺粮的土地有5000多万亩,占整个平原耕地面积的15%。于是,老一代农大人的脚步从曲周扩展到黄淮海平原,科研实践从改土治碱扩展到了农业综合治理和开发。

  1993年,农大领衔的“黄淮海平原旱涝盐碱沙薄的综合治理与农业开发”项目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被誉为农业科技的“两弹一星”,成为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农业科技大会战。农大在曲周的治碱成果推动了我国涉及20个省市3.8亿人口的4.7亿亩耕地的低产田综合改造工程。

  “六五”“七五”期间,以改土治碱为核心的科学会战取得了成效,实现了农业发展的第一次飞跃,可农大师生在曲周的工作并没有结束。“改土治碱完成后,曲周粮食产量得到了提高,但农业的综合发展问题还没有解决,经济作物、畜牧业等都需要发展。所以县校合作从未间断,农大师生也一直在围绕当地农业发展的实际问题进行攻关。”江荣风告诉记者。

  从“八五”开始,辛德惠院士团队引进蔬菜、棉花、玉米等品种,并进行了配套技术的研究;培养了具有高产、节水等功能的小麦新品种;开展土壤培肥、土壤高效利用研究……

  1973年以来,辛德惠把26年的宝贵时间献给了曲周。他病逝后,1/3的骨灰留在曲周实验站的树林里。“对于农大人来说,辛院士是个标杆,我们要向他学习,不仅学习科学科研精神,还有如何跟老百姓交流合作、解决问题的做法。”张宏彦说。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农大围绕农业生态系统开展了系列基础和应用研究。还提出了农业农村发展三阶段战略,要逐步构建高效优质、持久稳定的农业生态系统,推动曲周成为全国商品粮基地县、优质棉基地县。1996年,农大师生协助曲周建成省级农业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组建26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带动全县农村经济快速发展。

  每一阶段的合作都促进了曲周经济社会的快步发展。之后的“十五”期间,农大又帮助曲周编制绿色产业发展总体规划,科技支撑助推曲周经济和现代农业发展上了新台阶。

  “外面的专家请都请不来,农大师生却主动留在这儿,对于曲周人民而言是件幸事。”曲周县县校合作促进会会长、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实验站顾问胡耀东告诉记者。

  农大师生始终站在人民立场上,为曲周人民谋幸福,赢得了曲周人民打心底的感激。1988年9月8日,曲周县委、县政府树碑“改土治碱造福人民”;2013年10月,曲周人民为农大曲周实验站树碑“恩重如山鱼水情深”。

        5月28日,曲周镇西刘庄村科技小院内笑声连连。中国农大硕士研究生赵瑜(右三)、曲周实验站副站长张宏彦(右一)以及来自巴基斯坦的中国农大博士研究生李锐(左一),正在向该村刘付强、刘金霞夫妇讲解甜叶菊的种植要领。小院自2018年5月建立以来,就帮助流转该村土地的龙头企业制定绿色种植计划,发展甜叶菊育苗、有机蔬菜等产业,提升村民收入。本报记者 戴军 摄

  “科技小院”应运而生

  农大和曲周的县校合作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十一五”以来,围绕黄淮海地区农业可持续发展,农大与曲周紧密相连,共建高产高效现代农业发展道路研究基地,开展了高产高效现代农业理论与技术、中低产田改造、小麦和棉花育种等方面的研究。2006年,曲周县无偿提供300亩土地,供农大师生从事农业科研,吸引了大批教师和研究生入驻实验站。

  “2006年我带队到曲周工作,发现粮食增产了,但是水资源问题严重,农业投入越来越高,农民收益却很有限,怎么保证持续增产?如何减少资源消耗?怎么解决环境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张福锁介绍,团队想探索一套“作物高产、资源高效、环境友好”的集成技术辐射黄淮海平原乃至全中国。“经过几年试验,我们发现农民在增产的时候,可实现成本降低,投入减少,收益增加。”

  团队另一位成员——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李晓林也产生了新思考:“学院的植物营养学科主要研究植物营养规律、施肥等问题,这门学科应该是偏向于农业应用技术的学科。所以,我们应该把这些理论应用到实际中,农民应该把这些理论知识变成生产力。2008年底,我和张福锁等老师形成共识,2009年就开始行动。”

  在实验站管理的300亩土地上,小麦亩产能达到1200斤,玉米1600斤,而墙外农民的小麦亩产八九百斤,玉米只有1000斤。

  “为什么会有这个产量差?到了围墙外怎么就没有这个产量了?要如何缩小差距?”一系列问题让李晓林反复思考,住在实验站,条件不会差,但却阻隔了与农民之间的距离。“大家从北京来到这里,就是希望农民能够用我们的技术!”

  机会来了。2009年,“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县万亩小麦玉米高产高效示范基地”在白寨乡成立。为了方便推广实用技术,减少产量差,消灭和农民的距离,李晓林带着两位老师搬到了村里,第一个白寨科技小院也随之诞生。“小院不大,但在里面可以干科技的活,方便农民找到我们,拉近彼此间的距离。”李晓林告诉记者。

  农村条件艰苦,比不上城里的实验室。农民质疑声不断,总觉得农大人在村里待不了多久……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变也在渐渐发生。农民发现小院的专家们是真干实事,开始主动到小院走动了。玉米收获时节,乡亲们亲眼看到小院专家在村里的示范基地产量高。这个时候,他们就真的认可了小院的价值。

  如今,白寨科技小院的一面墙上印有农大的校训,这里还可以看到曾经盐碱上墙的痕迹。在张福锁和李晓林看来,这是科技小院开始的地方,他们的回忆中有汗水、泪水更有收获。

  不久,新的问题出现了。“那时候,很多人说小院在曲周做得成功,也对农民起到作用了。但是在其他地方是否具有推广价值和可复制性呢?”李晓林回忆说。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广东省雷州半岛徐闻县菠萝主产地的科技小院诞生了。徐闻县没有科学实验站支撑,也没有政府支持。当初李晓林带着两个学生过去建起了科技小院,到了第二年,学生就把菠萝生产技术学会了,产量还超过了当地菠萝种植大户,科技的力量逐渐赢得了农民朋友的信任。

  2012年年初,为了探索科技小院在现代农业中的实际价值,3个农大研究生入驻了全国最大的香蕉种植企业——广西金穗农业集团有限公司。李晓林告诉记者:“老板希望我们帮企业解决肥料用量大、裂果严重等问题。这3位研究生像农民工一样在地里干了3个月,熟悉了香蕉生长的实际情况,随后,他们从专业角度入手,开始帮企业做研究,很快得到了公司的认可。”

  从单学科到多学科交叉互动,从粮食作物到45个经济作物,从种植业到畜牧养殖业,从曲周推广到全国各地……农大始终将曲周作为培育时代新人的基地,将实践育人贯穿于人才培养的全过程。科技小院诞生在曲周,如今在20多个省市自治区已经有127个科技小院开花结果。每年有300多名农大研究生依托科技小院在农村、农业生产一线学习锻炼,将论文书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正在成长为爱党爱国爱人民的现代农业科技人才。

        5月29日,在曲周镇胡近口村德众葡萄种植大棚内,曲周实验站办公室主任、德众科技小院指导教师王绍雷(右一)带着科技小院硕士研究生姬廷廷(左一)、李增源(左二),与德众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得宾探讨葡萄管理技术。合作社在村里流转了520亩地用于葡萄种植。小院师生研究大棚葡萄规模化种植体系下的提质增效和绿色发展技术模式,引进物联网管理技术,帮助合作社稳步成长。本报记者 戴军 摄

  时代新人在田野上成长

  推广农业技术,是创立科技小院的初衷,但是它星火燎原般的发展,这是大家当初没有预料到的。“开始就是想看看我们的研究在地里能不能发挥作用,找到农业生产中的问题,但后来发现小院还能培养人才,搞社会服务,一举多得。”张福锁笑着告诉记者。

  农大师生在全国首创科技小院,开展自下而上的技术创新,提供“零距离、零门槛、零费用、零时差”的科技服务,进行农业院校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的探索,形成了农业科技创新、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三位一体”科技小院新模式。

  一代代农大师生薪火相传,如今,接力棒已经交接到了富有创新精神的“80后”“90后”手中。

  身处科技小院,你就要成为一名农民。“城市里生长的小姑娘也要抡起铁锹下地干活。”安寨镇前衙村科技小院的研究生王晓奕说,以前根本不会种葡萄,只会吃葡萄。去年,小院的3个学生每人出资2000元,在村头包了一亩三分地,因为是大学生,不想让农民笑话,更不想砸了小院的招牌,如今都成了葡萄种植小能手。

  手把手、面对面的传授技术,是小农户更喜爱的方式。前衙村村主任郭连成对于小院学生的到来特别开心:“种了30多年葡萄了,村里葡萄还存在果实大小粒、打药施肥过量等情况。虽然我们实践经验多,但缺乏科学的指导。他们来了以后,葡萄病虫害情况改善了,葡萄的产量提高了30%。由于品质好,葡萄价格由往年的每斤1.6元提高到了2018年的2.5元,更好卖了。”

  白寨乡北油村科技农民代表吕增银也有同感,他对记者说:“农民渴望有好的收入,但没有知识和技术,所以很盼望科技的支持。农大师生来了,传播科学技术,他们白天下地干活,晚上组织农民培训。没有农大师生来,地里的产量就没有这么高。现在小麦亩产可达1200斤,玉米可达1700斤。”

  每天叫醒学生的不是闹铃声,而是老百姓的敲门声。“麦子怎么黄了啊,什么时候打药啊……他们很早会敲我们的门提问题,连去超市都会被问。”白寨乡范李庄村“三八”科技小院的研究生康佳告诉记者。

  小院不止推广技术,还能丰富村民的文娱活动,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传统的思想束缚。范李庄村的村民王九菊,获得过“邯郸最美女性”的称号。在她看来,小院不仅可以帮助她增产增收,还提高了村里妇女学习的积极性,大家的思维都被打开了。“你要是翻看我以前的照片,就会发现我土的不得了。”

  科技小院已经10个年头了,农大学生从“理论课堂”走到“实践前台”。“我们的同学,只有到了最需要的地方,他们的情怀、能力、潜力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你会发现,小院研究生和实验室里的学生相比,他们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是不一样的。”张福锁认为,科技小院通过为农民服务,通过科技创新,培养了大批人才。不仅走出了一条服务“三农”、解决“最后一公里”的路子,而且找到了怎么在生产一线做科技创新的新路子,特别是找到了培养“一懂两爱”有家国情怀的新型综合性人才的新路子。

        5月29日,在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实验站绿色可持续现代农业研究基地内,硕士研究生赵成雷(左一)、王兴邦(左二)、赵向阳正在取土化验,用来分析土壤与环境的变化情况。本报记者 戴军 摄

  绿色发展中再谱华章

  新时期又有新任务。农业由弱变强,必须要走绿色发展道路,围绕绿色发展,县校必须继续深化合作。在难得的历史机遇面前,曲周提出推动农业生产由传统资源消耗向绿色生产方式转变的目标,并于2018年10月启动曲周绿色发展示范县建设。

  曲周与中国农大之间结成的感情历久弥新。李凡介绍,曲周县将以此为契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化县校合作,借中国农业大学的智库,聚全民之心,举全县之力,动员52万曲周人民打一场新时代的“黄淮海战役”,加快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示范区建设,努力探索全国绿色发展的“曲周模式”。

  在中国农业大学高产高效现代农业研究基地,张福锁畅想着未来愿景:“希望在曲周能够实现绿色发展,把曲周案例作为全国榜样在全国推广。为实现农业绿色发展,我们也在紧锣密鼓加紧准备。”

  近些年,科技小院的工作都集中在农业绿色生产方面,希望能够减少化肥,改善土壤,实现绿色循环。“从今年开始推动种养一体化。在把种植业、养殖业水平提上去后,能够将养殖业的废弃物循环利用,把污染减下来。”张福锁介绍。

  “作为在一线工作的老师、曲周实验站第九任站长,我深有体会。得力于曲周的大力支持,鱼水情深,我对未来发展更加有信心,农大师生也会作出新的贡献。”江荣风介绍,为了推动农业绿色发展,在县校合作方面,将在体制、机制上进行创新,以及多学科开展交叉互动,要在全产业链上进行突破。未来,将谋划曲周农业绿色发展示范区建设,从作物生产、农业投入品、农业产品等方面实现全产业链的绿色种植;推动绿色种养一体化结合,有效利用养殖废弃物;构建曲周绿色的生态环境,实现乡村美、环境美。

  一项事业,难能可贵的是薪火相传。如今,农大师生将和曲周人民一起在这片大地上打响又一场“黄淮海战役”,在实现农业绿色发展、为乡村振兴奋斗的征程上谱写更多的动人故事。

【评论】  

情怀是最深沉的动力

刘强

  想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需要一点情怀的,而“三农”等领域可能尤甚,因为这个领域民生特质更强、操作起来更需要一种执着和坚持,且得到的物质回报可能并不一定与付出对等。

  其实,1973年开始在曲周那块盐碱地上治碱的时候,中国农业大学的师生们并没有想到这次校地合作竟然走了46年之久,且至今看来还会继续走下去。那么,支持师生们一路走来的动力是什么?“三农”情怀使然。具体到曲周实践,可能首先是一种家国情怀。

  农大的校训里有一句著名的话——“解民生之多艰”,这句话很好诠释了高等学府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也就是说,大学的价值在于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多大的贡献。正因如此,第一代农大人才能在极其恶劣的生活条件和生产条件下,创造出属于我们中国的治碱奇迹,才能把自己的人生价值奉献给了那块土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奋斗,这正是曲周实践又一重要的精神内涵。大学也罢,科研院所也罢,论文也罢,研究成果也罢,惟有在社会实践中才能显示出他的价值所在。农大与曲周的合作,从一开始的改土治碱,到农业综合开发、高产高效创建,再到今天的农业绿色发展;从单一粮食作物到45个经济作物;从综合治理成果推动全国20个省市4.7亿亩低产田改造,到科技小院在全国20几个省市区建立了127个之多,这46年农大曲周校地合作的历史,就是一部“三农”事业发展的奋斗史。

  目前,农大有一个研究生方向就是科技小院专业,这种类型的研究生专业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很难找到。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研究生专业?这是因为,科技小院看着虽小虽不起眼,但其却体现着曲周实践的精神,即责任、奉献、科学、为民。这其中体现着人才培养的大方向,其所蕴含着的“三农”情怀、家国情怀、奋斗精神,既是“三农”事业发展的精神基石,也是中华民族走上兴盛之路的精神基石!正所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责任编辑:刘菁